Marco Lui

Articles

 
 
川內優輝的迷惑

在日本,不時會看到或聽到「迷惑」這個單詞。地鐵的海報會提醒你坐車時,不要「迷惑」他人;在鏡頭前,醉酒鬧事的藝人會低頭為引起「迷惑」而謝罪。日文的「迷惑」與中文的「迷惑」用法不同,根據日本《廣辭苑》的定義,迷惑是指由於他人的行為而感到不快或困惑。在日本社會裡 ,迷惑是大逆不道。每次讀到有關日本「公務員跑手」川內優輝(圖)的一舉一動,孖九都不期然地想起「迷惑」一詞。

Read More
陪跑記(上)

上期提到,孖九的好友Dom兩星期前第一次參加100英里(160公里)越野賽——《Kodiak 100》。這場比賽在美國加州東岸大熊湖(Big Bear Lake)附近舉行,大部分賽道在海拔2千米以上,累計爬升5千米左右。查看往績,冠軍時間大約是22小時。按照Dom的實力推算,大約需時25至28小時,相當於每小時大約6公里。

Read More
數字遊戲

很少運動像跑步般純粹,能夠將目標總結於一個絕對數值上,而且達標與否全靠自己,不受其他人的表現影響。情況有點像解答一份問題永遠不變的試卷,只要努力溫習,答問題時不要大意,分數將會是預期之內。時間=距離/速度,距離是常數,速度由自己控制,時間是結果。如此具體直接的目標,試問離開校園後又有幾何遇上?

Read More
田徑新例再掀歧視風波(下)

上期提到,國際田徑總會在2011年要求患有雄激素過多症的女運動員,必須將其血液內睪酮含量降至每升10納莫耳以下,否則不能參賽。四年之後,印度短跑運動員Dutee Chand不服田總的規定,要求國際體育仲裁院介入。仲裁院要求田總在兩年來提供更多理據,證明高睪酮含量為女運動員帶來明顯優勢,其間田總需要撤消2011年的規定。

Read More
田徑新例再掀歧視風波(上)

國際田徑總會在4月底宣布,有意參加女子組國際賽事的運動員必須符合三個條件:一、法律承認為女性或間性(intersex);二、血液內睪酮含量不得高於每升5納莫耳,如超過,需使用藥物或其他方法降低睪酮含量,並保持連續6個月低於上限;三、此後無論任何時候,運動員必須一直將睪酮含量保持在每升5納莫耳下。今次規例由11月1日起生效,但只適用於400米至1,600米賽事(包括跨欄)。

Read More
川內優輝:「我要死而無憾」

有睇開本欄的讀者都知道,孖九是日本「市民runner」川內優輝的忠實粉絲。過去數年,這位在埼玉縣高中打工的公務員在日本的長跑賽事幾乎戰無不勝,靠「副業」成為報章雜誌的頭條常客。川內的名字雖然在日本家傳戶曉,但直至上星期一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,他才在海外迅速走紅。 

Read More
Serena Burla——活著是一份禮物

提起跑步比賽,著眼點經常落在完賽時間、排名、配速等等數字上,忽略了數字背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。一個跑手日積月累的訓練和人生經歷,可能反映在這堆數字上,但這並不是她的全部。以美國長跑運動員Serena Burla(圖)為例,她的履歷表上包括4屆美國半馬錦標賽取得三甲、3次代表美國出戰世錦賽等等,一看便知道Burla是精英跑手。但令孖九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她的成績,而是當中的過程。

Read More
日本跑壇新戰場(一)

每年年初的《箱根驛傳》跑步接力賽是日本的賀歲節目,每年吸引全國三成觀眾坐定定睇直播。今年比賽由青山學院完成四連霸的偉業,震驚學界跑壇,但跑步粉絲們茶餘飯後的話題除了領隊原晉有多厲害了外,今年還多了一個焦點 —— 跑手腳上的跑鞋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