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co Lui

Articles

 
 

川內優輝的迷惑

Yuki-Kawauchi-Boston-Marathon-2018-by-Victah-Sailer.jpg

在日本,不時會看到或聽到「迷惑」這個單詞。地鐵的海報會提醒你坐車時,不要「迷惑」他人;在鏡頭前,醉酒鬧事的藝人會低頭為引起「迷惑」而謝罪。日文的「迷惑」與中文的「迷惑」用法不同,根據日本《廣辭苑》的定義,迷惑是指由於他人的行為而感到不快或困惑。在日本社會裡 ,迷惑是大逆不道。

每次讀到有關日本「公務員跑手」川內優輝(圖)的一舉一動,孖九都不期然地想起「迷惑」一詞。一方面,川內是非常典型的日本人,不時因為迷惑他人而道歉。例如2012年的東京馬拉松是當年倫敦奧運的選拔賽,川內躊躇滿志要在東京馬取得好成績,但結果只得第14名。賽後他剪了平頭裝,為辜負國民期望而謝眾。又例如今年4月在惡劣天氣下贏得波士頓馬拉松,全世界都為他的表現而喝釆,但川內則急著找個安靜的地方,打電話給日本埼玉縣高校的校長,並告訴他:「不好意思,我今天贏了波士頓馬拉松,但明天才是頒獎禮。我可以多請一天假嗎?」

另一方面,川內自出道以來一直以打倒「建制派」為己任。日本跑手在大學畢業之後,一般會加入由私人企業出資的「實業團」全職跑步。在日本跑步制度裡,加入實業團才算專業運動員,其餘人等只算業餘愛好者。川內對這種分類法非常反感,而且亦不滿實業團用「倒模」形式訓練跑手,忽略每個跑手的需要。於是他打著「打破現狀」的旗號,以高校文員身份在賽場上一次又一次擊敗實業團跑手。國民對他的行為擊掌讚好,但建制內的運動員和教練們則感到非常迷惑:區區一位業餘跑手竟然比我們優異,甚至還搶下日本代表的一席位置,我們的面子可以放在哪裡?

孖九喜歡川內,因為他愛恨分明。他會為他愛的人帶來迷惑而自責,同時亦為他恨的人製造迷惑而感到高興。最近舉行的芝加哥馬拉松,川內僅以第19名完賽。賽後他垂頭喪氣,說自己是史上最弱的波士頓冠軍,更一次向支持他的人道歉。他表示,今年夏天,日本關東地區非常炎熱,但他因為要在學校上班,無法搬到較涼快的地方,因此訓練受到影響。有記者問川內,贏了波士頓馬拉松後,你說明年四月才會辭掉工作全職跑步。為甚麼不早一點辭職準備芝加哥馬拉松呢?川內認真答道:「當然不行。學校的年度在明年三月才結束,現在辭職的話會為同事帶來迷惑。」

又有人問,做了全職跑手之後,豈不是成為建制一部分?到時候你怎樣打倒建制呢?川內笑言,轉為全職之後,他亦無意加入實業團。他會繼續以適合自己的方法訓練(例如每週末以比賽當訓練),用行動證明「很多人做不代表是對」的道理。言下之意,卸下公務員擔子後的川內仍會在迷惑他人中找尋樂趣呢。

(原文在2018年10月26日刊於am7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