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co Lui

Articles

 
 
Posts tagged 澳洲
跑步隨想 ─ 為甚麼我要跑步?

4月初,索馬里軍事組織「青年黨」再對鄰國肯尼亞發動恐怖襲擊,事件勾起了孖九兩年前在該國首都奈洛比遇襲的不快回憶:為甚麼無辜的人接二連三地受害?為甚麼自己就像當年一樣,一點忙也幫不上呢?孖九當然知道自己不是拯救地球的超人,但對於自己的無能為力仍然感到非常沮喪,徹夜難眠,這就是所謂「倖存者的罪惡感」(survivor guilt)吧?

Read More
下一站澳洲

孖九在過去兩年定居日本,領教過日本人搞馬拉松的熱情,試過在無數風景如畫的山野間長跑,但滋味最深的,還是陰魂不散的傷患。這當然與日本無關,怪只怪自己不好好管理身體,在工作、跑步和休息間取得平衡。 但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。孖九去年4月在一場環繞富士山的100英里越野賽中受傷,並因此而認識了原本為日本奧運體操隊按摩師的森岡老師,從此與按摩和治療運動創傷結下不解之緣。

Read More
《日本對頭人》系列 - 櫻花、日本米、咖喱

何頭呀何頭,家門前的冬雪溶化了,目黑河畔的春櫻凋謝了,日圓貶值接近三成了,何故妳的回信仍遲遲未到呢?去年11月我寫完「達摩祖師與選舉」後,妳說希望在年底遊歷廣島後才執筆,sure;回港後妳說想先多讀一點關於核爆的書,no problem,我還專程從台灣訂了一本「戰爭時期日本精神史1931-1945」送到妳府上,但那說好的回信呢?「日本對頭人」當初是雙周刊,寫下寫下成了季刊,難道要變成年刊妳才高興嗎?

Read More